栏目导航

发现号:电影《白鹿原

发表时间:2021-11-08

  交友不慎!黑龙江一对夫妻会见20年的朋友饭后妻,“我母亲去世两年后,我父亲与一位离过婚的妖艳迷人的乌克兰金发女郎坠入爱河。他时年八十四岁,而她三十六岁。她就像枚毛绒绒的粉红色手榴弹一样在我们的生活中骤然爆炸,搅得浑水四溢,将许多久沉于记忆泥沼下的淤泥翻上水面,狠狠地踹了我们家族幽灵的屁股一脚。”

  薇拉和娜杰日达姐妹必须将终其一生的不和搁置在一边,以便把他们身为移民的工程师父亲从体态丰满、风骚妖艳的淘金者瓦伦蒂娜手中解救出来。这位瓦伦蒂娜偏好绿缎内衣和连袋煮菜肴,她将在追逐西方财富的过程中一无所获。但这对姐妹驱逐瓦伦蒂娜的战争揭开了家庭的秘密,揭露了欧洲五十年的黑暗史,将她们送回到她们多已忘怀的根本所在

  玛琳娜柳薇卡为这本有趣的小说取了个“最勇敢的”书名。小说在英国刚出版时,Amazon是把它归在非小说的科技类里,不少书店也把它放在农业书里。这样一本看似早该被淹没的书却靠着读者的口碑,从农业科技的死角漂亮翻身,力压风头正劲的丹布朗的《达芬奇的密码》和《天使与恶魔》,成为2006年的图书销售冠军。此后,凭着其文学魅力和出色的小说风格,《乌克兰拖拉机简史》更是入围多个文学奖项,一时之间,柳薇卡的名字传遍了整个英国文学圈,作品也很快被翻译成29国语言在世界各地相继出版,但愿我们不要错失了柳薇卡的这份勇敢,也希望不要和可能的喜爱擦肩而过。

  作家访谈是美国著名文学杂志《巴黎评论》最持久也最著名的特色。自一九五三年创刊号中的E .M.福斯特访谈至今,《巴黎评论》一期不落地刊登当代最伟大的作家长篇访谈,最初冠以“小说的艺术”之名,逐渐扩展到“诗歌的艺术”、“批评的艺术”等,迄今已达三百篇以上,囊括了二十世纪下半叶至今世界文坛几乎所有最重要的作家。作家访谈已然成为《巴黎评论》的招牌,同时树立了访谈这一特殊文体的典范。

  一次访谈从准备到实际进行,往往历时数月甚至跨年,且并非为了配合作家某本新书的出版而作,因此毫无商业宣传的气息。作家们自然而然地谈论各自的写作习惯、方法、困惑的时刻、文坛秘辛内容妙趣横生,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,加上围绕访谈所发生的一些趣事,令这一栏目本身即成为传奇,足可谓“世界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文化对话行为之一”。

  经《巴黎评论》授权,挑选了中国读者比较熟悉的近四十八位受访作家的访谈,分三卷陆续出版。第一卷收录的受访作家包括如下十六位:卡波蒂、海明威、亨利米勒、纳博科夫、凯鲁亚克、厄普代克、马尔克斯、雷蒙德卡佛、米兰昆德拉、罗伯-格里耶、君特格拉斯、保罗奥斯特、村上春树、奥尔罕帕慕克、斯蒂芬金、翁贝托埃科。

  陈忠实的长篇小说《白鹿原》改编,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“仁义村”之称的白鹿村为主要背景,细腻地反映了出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人的恩怨纷争。经历导演更换、立项困难、审查漫长和涉嫌违规参加柏林电影节等风波后,电影《白鹿原》终于在3月31日得到了在国内上映的许可,距离影片第一次剧本送审已过去七年。影片的中文名为《白鹿原》,英文片名《White Deer Plain》,正式公映的电影片长156分钟,国内外同时发行。

  作为第62届柏林电影节唯一参赛华语片,《白鹿原》收获了最佳摄影银熊奖。2011年4月,王全安曾透露《白鹿原》粗剪版有近5个小时,为迎合人们的观影习惯,8月底开始的内部试映调整到了220分钟。与柏林上映的160分钟版本相比,获得许可证的公映版本又少了4分钟,距最初的粗剪版更是精剪。对此,王全安称:“虽然经历了一些审查和删减,作为导演不如原来预期的那么自信,但即使只有40%的力道,在这里还是有杀伤力的。”